肆拾柒

能画,但画不出有趣的东西的人大概就是我了。(不是太太or大大

头像是monster的,他是神仙吧!

蝉生/有山

好的,写完了。
大半夜睡不着,先发了。

链接放评论。

占tag致歉。
求求大家加群,想和大家一起磕cp,他们超好的!真的!

#关于不变的一点前文。
#想知道有没有人愿意和我扩列磕cp的…

他第一次见到伊索并不是在庄园,而是两年前。那年,瓦尔登家的太老爷在夜里悄悄离开,换来众人为他默泪。斯人已逝,天却少有的出晴。

阳光明媚,艾格却走进他祖父的房间。屋内桌椅床柜摆放的整齐,但没了私人物品,活像是旅店客房里一般冷清。艾格与他祖父的关系向来不佳,人一走,他心中倒少了些顾虑。

可艾格又想,这又是他绘画的启蒙人,一时间不知是喜是悲。他靠坐在窗台上,阳光也从窗户照射进来,屋内空气变得温暖,窗外大门口的月季也被衬得更娇艳。但红颜薄命,花朵随着枝茎的弯曲被折断。艾格皱了皱眉,摘下花朵的男人戴着口罩,眼中平淡如水。

艾格看不出他的心思。

第二次见面就是在庄园了。当初艾格怀抱着对艺术的渴求加入了游戏,他没想到能再次遇见那个男人,也没想到自己还记得他。

伊索·卡尔,艾格默念着这个名字,像是含化在嘴里的糖果的甜味般不愿它散去似的,记在了心中。

有时艾格也会后悔来到庄园,比起这里给他带来灵感,更多的是人们背后不断的议论和私语,使他无法潜心创作。他也能时常感受到排挤,像是游戏中若非一心求胜鲜少会有人来救助他。又像是每天正餐不会有人与他同坐。

只是有一天出奇地伊索·卡尔坐在了他面前。和艾格不同的是,伊索并没有遭受排挤,反而有时会有人与他说说话,即使他很少回答。

两个独坐的人共进晚餐?

或许也不错。

艾格想着。

至如今,艾格会在放下画笔时想起往事。想起自己从未看过伊索的脸,也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看过那双如水的眸子。其实艾格早打听过伊索的住址,他的工作地点。只是那张写了地址的纸条被他在手中揉得纸角翻卷,也依旧没有下定决心。

或许他需要一个理由,一个合适的理由,一个不会尴尬的理由。

一个可以去见他的理由。

Fin.

一个生贺@故鹬
虽然也不知道这丫头今天有没有时间来看……

不变

#圈一下这个小可爱 @夕立
#说到底我还是写了,看了看觉得好像和      自己之前说的并没有什么关系。
#文笔并不好,写得也少大家将就一下吧。

艾格曾感叹过伊索·卡尔的一成不变,这场荒诞无比的游戏给众多参与者们都带来了巨大变化。

皮尔森先生赢取了更多的资金来经营他的孤儿院,同时也迎娶了他心爱的伍兹小姐为妻。黛儿小姐重新开张了她的诊所,罗伊先生也终于认识到自己曾经的追求不过为可笑的谎言。
就连杰克也舍身为他的小先生去看了一场无趣的拳击赛而放弃他的浪漫计划。

唯独伊索·卡尔依然如故,他坚守着自己的职责为每一个终点站的旅人添上妆容。就像他为完成那位女逝者的心愿便踏入了这座诡异庄园一般。

艾格也曾去看望过这位故人,就在他正在进行他伟大的工作时。艾格仔细地观察着伊索娴熟的动作,以及他凝视逝者时沉静的眼神,并且注意自己的行为不会被他发现。

只是这一切一切都让艾格再次感叹这世间朝朝暮暮,春去秋来,时间无数的变化中却让这位先生在岁月中成为了唯一不变的存在。

最近的一些摸鱼。
含伊索拟猫化。
艾格真的好可爱啊!入画了解一下啊各位!

情窦初开的小姑娘总是藏不住自己的那点小心思。

突然诈尸!

我想弃画从文了…

他将海洋尽收眼底,那里无数鱼群在水中游荡,无尽的珊瑚林为这片深海上妆。艾库利特斯章鱼将自己化海藻躲开捕食者的猎杀,姥鲨张开它的巨颚静待者浮游生物涌入。
只是任他眼中有这世界的那一角,始终无我。

婚纱。之后会画完……的吧。